全部
  • 全部
  • 产品管理
  • 新闻资讯
  • 介绍内容

关于2023生物医药的进展,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2023-12-11


「TL; DR」:

  • 重点关注的疾病:肥胖,中枢神经系统/神经退行性疾病,免疫相关疾病
  • 重点关注的治疗模式:mRNA,ADC,bispecific antibody
  • 医药创新机遇:常见病的疗法创新 –如对应肿瘤的 ADC,PDC,RDC,以及疾病不同靶点的开发等
  • 医药创新挑战:后疫情时代行业生态下行,新药批准阻力增大
  • 展望:行业正趋向于稳定,未来可期

2023年对于大多数生物制药从业者而言都是充满挑战的一年,这一年资本市场表现艰难,整个行业正面临重大的困境。然而,令我们感动的是,尽管逆风前行,我们仍然看到了科学和医学的不断进步。

本文是对Atlas Venture(以下简称Atlas)的合伙人Bruce Booth在“年度回顾”的一个回顾:-]。Atlas Venture是一家投资开创性生物技术创新的领先早期风险投资公司,属于生物技术领域投资的大佬之一(另外的大佬还有RA Capital -- Peter Kolchinsky, ARCH Venture Partners -- Robert Nelson等,如果有兴趣我们也将对他们的提供行业资讯进行更新)。

 

 

通过此年度回顾,我们可以深入了解2023整个行业的生物医学创新,在肥胖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以小见大,可以看出医药领域“重振大制药”的的势头。回顾中也重点提到了其他疾病领域、行业研发生产力和行业面临的来自政府,资本和风险,并通过与二十年前基因组泡沫崩溃后的2002-2003年的对比,从宏观创投生态系统和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的角度分析了生物医药行业未来的走向。最后也总结了Atlas Venture过去一年的动向。我们可能在资本和市场运作方面的理解有限,因此我们的分析主要在技术和药物研发领域展开。请注意,我们在这里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尤其是当下的生物科技市场。

1. 适应症市场的机遇和挑战

在全面讨论适应症的市场热图之前,Atlas开篇先表达了对「肥胖及相关疾病」的重大利好,这也是寒冬中涌现出为数不多的爆款。从GLP1对应的Semaglutide,到GLP1+GIP双靶的Tirzepatide,再到GLP1+GIP+GCGR三靶点大杀器Retatrutide,不仅减重效果提升,而且在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方面多点开花,正在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药物品类的道路上高歌猛进。这里岔出去一下,刚才提到的三种药物均为多肽药物,为什么多肽药物会傲视群雄,欢迎关注本站的前期文章(重磅!治疗性多肽对标司美格鲁肽,千亿美元市场等待认领?)。

 

 

另一个重点提到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也在今年成功破冰,两个抗体药物DonanemabLecanemab在前辈的失败中站了出来。同时还有多个在研靶点 文中提到的有TREM2, MSH3, PGRN, UN13A, O-GlcNAcase, STMN2, LRRK2, ATXN2, SARM1, RIPK1, D1,D5, GBA – 以及其他里程碑如跨血脑屏障的siRNA递送和生物成像的扩展应用等,都在攻克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好几笔。

 

 

除此之外,Atlas重点给免疫/炎症打callBruce Booth大佬免疫背景,想必他们需要布局),除了新药靶点(TYK2, FcRN, IL17, IL23, TL1A, TSLP, IL4/IL13),还提到了在研靶点(IRAK4, STAT6, STAT3, MK2, SIK, IL31R/OSMR, MRGPRX2),速来认领。此外,肿瘤领域需要谨慎乐观,PD-1相关药物撑起半边天,但赛道拥挤。COVID病老珠黄,这边建议谨慎入场。基因治疗进展和挑战并存,虽然近几年突破巨大但瓶颈也很明显 主要都是罕见病方面。 好了,让我们隆重请出Atlas给出的市场热图。

 

 

2. 创新研发方面

尽管Atlas没有明确指出,但我们觉得研发和真正的市场偏好之间是有延迟的,比如Atlas提到工业界偏爱常见病(如40% 的临床管线都是肿瘤),而研发说我就不(更多在罕见病治疗)。同时,虽然各种市场不看好,各种全新的modality还是不断涌现:

未来可期型:投入和未来的预期都很高,商业化价值已经开始显现如ADCmRNA,双抗(虽然这里没有,但是Atlas提到了RDC和一些靶向递送相关领域,多肽药物代表队可能在这里立功)。

稳中向好型:投入不错,未来预期平稳,如以RNAi为代表的众多核酸药物,CGT(这和市场表现稍有偏差),CAR T,基因编辑等。

重在参与型:不是贬义,只是是短期未来投入和进展预期都不高,长线看技术成熟后未来仍旧光明,包括除了CAR T以外的其他肿瘤免疫疗法,干细胞疗法等。

 

 

过去十年共上市168种新药,大部分是小分子,销售额前七的药物 -- Eliquis, Harvoni, Ibrance, Keytruda, OPD1VO, Tecfidera, Sovaldi – 占据28%的销售额。值得一提的是,七巨头中有两个是与PD-1相关的,如果将它们与多肽药物相结合,不知道能否把减肥药打下来。尽管如此,近年来药厂研发效率出现严重滑坡,上数据感受一下:整体综合成药率这五年来从16%降到了6.3%,各种著名管线翻车(其中翻了个阿兹海默的Gantenerumab,这个故事比较刺激,有兴趣请在留言区评论),药品的研发周期较十年前拉长了近一年,平均一款新药的研发支出已经来到了47亿美元。来自政策的压力,融资的困境使药物研发环境雪上加霜。

 

 

3. 资本环境和Atlas硬广

实话实说由于并不内行,我们只能不加分析地总结如下,建议移步原版视频获取更多信息:

  • 生物技术领域目前在所有科技领域中已经走出了精神,走出了风采,如果和2003年前后的科技泡沫作比较,目前已经走到了低谷,好消息是应该会逐渐稳定,坏消息是升不升还不知道。
  • 市场资金:风投热情减退,初创公司热度大减,IPO就先放一放。
  • 并购:现在是大药企并购的好时机,Atlas2023年就主导了两起并购案哟。
  • 医药风投机构:损失惨重。
  • Atlas投资策略:适应症方面增加肿瘤,免疫罕见病的配置,其它都减配;在modality方面其实变化不大(考虑到绝对数量上的增加),增加传统小分子和生物分子(抗体,多肽等)的配置,小幅减少CGT。增加临床阶段管线的资产配置。总结一下就是稳住,我们能赢。

 

 

是的,稳住,我们能赢。保证创新和基础发现,在擅长的领域稳步前进,生物技术领域的市场终将恢复,我们也能迎来光明的前景。

 

愿大家挺过艰难的时期,冬尽今宵促,年开明日长。